<th id="i2lit"></th>

          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號 視頻 正文

          烈日下的荊江水文哨兵

          來源:長江水利網 作者:趙昱婷 曾慶州 王君立 時間:2019年08月02日

          長江從湖北省枝城到湖南省岳陽市云溪區城陵磯段,全長347.2公里,亦稱荊江。自上游傾泄下的江水裹雜著大量泥沙,在地勢低洼的江漢平原沉積,致使河床高出兩岸平原,形成了“地上河”,便有了“萬里長江,險在荊江”之說。

          千百年來,長江中下游百姓為防御洪水而廣修堤壩,荊江大堤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段堤防。這條始建于東晉,有著長達1600多年修筑歷史的長江防洪重點堤段束起荊江肆虐的江水,巋然不動地守護著美麗富饒的江漢平原。

          烈日下的荊江大堤

          與荊江大堤一道,為保大江安瀾,默默堅守在這“九曲回腸”的長江最險河段的,還有一群荊江水文人。他們就像是防汛抗洪的前線哨兵,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守望著,觀測水位、雨量及流量等水文要素,及時提供準確的數據信息,為荊江水旱災害防御工作提供強有力的基礎支撐。

          7月23日,大暑,是一年中光熱最強的時期,驕陽炙烤著荊江大堤。在靠近沙市水文站的堤壩上,兩個顯眼的刻度標示著44.67米和45.22米,這是1954年、1998年長江洪峰經過沙市水文站的最高水位記錄。

          沙市水文站是荊江河段重要的防洪控制站。當天起,三峽出庫流量加大到30000立方米每秒,水文荊江局安排沙市分局和河勘中心共同完成觀音寺大橋和調關彎道水文測驗工作。水文303測船與水文207測船兵分兩路,開展觀音寺大橋測驗后,隨即駛至調關河段與水文119測船會合開展后續測量工作。

          驕陽似火,地表溫度一路飆升,江面如同一個巨大的反光鏡,江水在高溫的炙烤下蒸騰起熱氣。在測船上進行測量工作,猶如“蒸桑拿”。幾次測驗下來,測量人員的衣服干了濕,濕了又干,脫去救生衣時,衣服上已堆積起厚厚的鹽花。

          在處于高水期的監利水文站,為完整施測“長江2019年第1號洪水”的變化轉折過程,測量人員主動加密流量測次,進行高水期走航式ADCP與流速儀的比測;在坐落于山清水秀的清江河畔的高壩洲水文站,工作人員不顧酷暑,進行測流儀器的清洗工作;在松滋河的新江口水文站,纜道測流取沙工作和遙控無人船流量測驗比測同步進行;在枝城測驗斷面,一條測船和年輕的水文哨兵們頭頂烈日,運用各式各樣的采樣儀器,開展水文測驗。

          工作人員進行取沙作業

          7月24日,“長江2019年1號洪水”順利入海。在荊江河段,本輪洪水受洞庭湖頂托和三峽出庫調洪影響,水位流量關系復雜。荊江水文人充分發揮了防汛抗洪的前哨作用,在高溫烈日下,精準完成了一次次測驗工作,詮釋了敢于吃苦,勇于擔當的荊江水文精神。

          在荊江大堤上距離沙市水文站幾百米的地方,“九八抗洪紀念碑”面臨長江,向世人講述著那一段響徹寰宇的抗洪凱歌。而荊江水文哨兵的故事,仍在繼續……

          責任編輯:曾慶州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菊花洞导航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長江水利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