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長江資訊 文學天地 散文 正文

祖國啊,唱支漁歌給您聽

作者:陸劍 文章來源:人民長江報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2日

我心中一直蘊藏著一支歌,它像碧波蕩漾的洪湖水,時時叩擊著我的心弦。每當我高興的時候,會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或低聲吟唱,或縱情高唱。無論聲音高低,那情緒總是異常熱烈的。

 “唱支漁歌給您聽,我把祖國比母親……”1970年,在我9歲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姐姐就教我學會了這首歌。無論歲月的變遷,無論年齡的增長,盡管已在古稀路上奔跑,對這首歌的愛卻有增無減,而且愈加激烈,因為這背后有著三段不尋常的經歷——

1977年冬,高中畢業的我,加入了開挖湖北省洪湖分蓄洪區工程建設的行列,成為一名農村水利建設的小兵。每當晨曦初露時,隨著開河筑堤大軍進入工地,拿起鐵鍬、扛起扁擔、挑起箢箕,在土倉里五人一組,你一擔串給我,我一擔串給他,連接式地往堤上挑。盡管當時身個不大,但仍然挑得很有樂趣,學生娃變成了農民工,一天下來能掙八分工,成了家里的一名勞動力,心里挺高興的。在水利工地,我們以生產隊為單位,吃的是大鍋飯,睡的是十人一床的大擠鋪。不久,水利工地出現了帶有病毒的老鼠,不少人患上了“出血熱”病,我也被感染,發高燒,說糊話,被轉到洪湖市人民醫院救治。在我生命垂危的時候,湖北省委省政府派來醫療隊,驅走了“死神”,把我從閻王殿拉了回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當我迎著燦爛的朝霞走出醫院的時候,我的心高興得幾乎要從胸膛里跳出來似的。回家的路上,覺得四周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天上的云霞,是那樣的絢麗多彩;路旁的野花,是那樣的鮮艷迷人;小鳥的叫聲更加清脆動聽,渠道的流水也變得清澈如鏡;就連那一棵棵小草,一滴滴露珠,仿佛也都脈脈含情……

一股激情油然而生,像洪湖水,浪打浪,我心中的歌飛出來了:湖水清清甜又甜,省里‘華佗’真高明;驅逐閻王救回命,筑堤挖渠為人民;唱支漁歌給您聽,我把祖國比母親……

1998年夏,洪湖遭受了歷史罕見的大洪水,出現了8次洪峰,且一峰連一峰,一峰險一峰,135公里的長江干堤險象環生,10余萬抗洪軍民與洪水展開了生死搏斗。7月13日,我作為洪湖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的工作人員,陪同新華社湖北分社的記者到防汛前線的長江干堤螺山段采訪。瓢潑大雨不停地下著,狂風壓倒樹枝,雨借風威,風助雨淫,防汛大軍與狂風暴雨與長江洪水展開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在返指揮部的江堤上,乘坐的吉普車在矮小單薄的堤防上拋錨,我頭頂狂風暴雨推車,堤岸泥濘濕滑,不慎滾到了江里,口里嗆的全是渾濁的江水,全身上下濕透,借助江水的渦流爬到了坡岸,我又一次逃脫了“死神”。當我走上江堤時,新華社的記者扶著我問道:“怕嗎?”我笑著說:“不怕,因為我是水利人,是黨員,即使死了也值得,因為是為防汛抗洪而死。”

吉普車順江而下,滔滔的江水沖擊著洪湖江堤,堤內外水差10余米,泥土似的大堤受高水位浸泡60余天,隨時都有潰口的危險,抗洪軍民們日夜堅守在江堤陣地上,加固子堤,搶筑圍堰,誓與洪水比高低。“人在堤在,水漲堤高”成了抗洪軍民的口頭禪。7月20日晚8時許,洪湖長江干堤燕窩段刮起了八級狂風,江水借風掀起巨浪,浪頭沖過江堤,燕窩段新月干堤被沖開小口,眼看長江就要改道。在這千鈞一發之時,400名“鐵軍”戰士跳入江中組成擋水人墻,他們手挽著手,任憑風浪沖刷……93天的長江洪魔終于在洪湖10余萬名抗洪軍民面前低頭,夾著尾巴俯首東去,洪湖取得了“未破一堤、未損一閘一站”的長江抗洪決定性的全面勝利!

多么偉大的壯舉,多么驕傲的戰績,10余萬抗洪軍民寫出了“萬眾一心、眾志成城、不怕困難、頑強拼搏、堅韌不拔、敢于勝利”的抗洪精神的洪湖答卷!我的歌飛出了喉嚨:洪湖水啊長又長,人心向著共產黨;戰勝長江大洪水,五星紅旗迎風揚……

1999年冬,我參加了國家投入巨資建設長江干堤的戰斗。從那時開始轉變施工方式,由肩挑背扛的人海戰術改為機械化施工,近萬臺機械在135公里的洪湖長江干堤拉開了堤防大建設的序幕。十年間,洪湖長江干堤普遍加高2~3米,加寬1~2米,完成的土方堆疊成登月的天梯,堤面硬化、堤外護坡、堤內加固,險段科技治理,抗洪能力提高到百年一遇,堤防成了堅固的擋水屏障,沿岸人民群眾由此安居樂業。如今,洪湖長江干堤掩映在翠綠的樹林之中,爬地虎草把堤防打扮成綠色長廊,成為一道碧玉而亮麗的風景!

啊,洪湖江段,不,是整個長江沿岸人民群眾從此擺脫了洪水的威脅,減輕了防洪的痛苦,釋放出新的生產力。我唱出了心底的歌:長江堤防變了樣,抗洪能力大增強;沿岸人民樂安居,小康生活有保障!

責任編輯:周愿
這個用來記錄和顯示點擊數:
菊花洞导航